今天是: 站内搜索
您当前所在位置是:首页 > 学生园地 > 学生作品
我的海顿,我真的要和你说再见了
合肥市海顿学校九(2)班:姚结 指导老师:孔庆来
编辑日期:2017-7-4  阅读次数:次  [ 关 闭 ]

按语:

    八十九年前一首《再别康桥》追溯了剑桥一位卓越学子的追梦情愫 ;

    八十九年后一篇《我的海顿,我真的要和你说再见了》倾诉了海顿一位优秀学子的眷眷心思。                        

                                                                                     --孔庆来

    一直想写些什么来跟这初中三年的生活说一声再见,构思了很久,才迟迟动笔。
    我跟人道别时一向不喜欢说“再见”,因为再见除了有道别的意思,还有再次见面的意思。然而,很多人说过再见后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没法“再见”,所以我跟人道别一般都说“拜拜”,而说“再见”的一定是我希望能再次见面并且我确信我们会再次见面。我确信我们会再次见面,所以,再见,海顿,再见,海顿。
                                                            再见•人
    再见,我们的班主任。
    我们的班主任蒋华老师是一位教学有方、对待学生极其耐心的老师,三年来,她一直是我们的“严父慈母”。说她是“严父”,是因为她对我们的行为习惯要求严厉,比如早上和大家约定好最迟进班时间,超过时间便要“榜上有名”挂名一天;她对我们的功课要求严格,每天的作业蒋老师都会尽可能地在第一时间改完,发给我们订正,然后把错得较多的同学一一叫到办公室去订正,当面给我们分析,经常我们最后一个人离开时已是近中午十二点半,办公室里其他老师饭大都吃完了,蒋老师才趁着间隙匆匆扒了几口饭。
    而到了初三,我们忙于各种试卷,蒋老师就带着试卷到我们教室来一个个当面发试卷讲问题。除了对我们严厉,蒋老师对自己也很严厉。她曾经嗓子发炎,嘶哑到几乎说不了话,但仍然坚持给我们上课;她曾经就算家里有情况,也依然想方设法调课,只为不耽误我们的课,也尽到了一位母亲和一个女儿的责任;她曾经一天连上多堂数学课,可对我们的作业依旧认真批改……
    说她是“慈母”,因为她总是很细致地关心我们的一点一滴。从初一开始,我们每一科考完试出成绩,她总是第一时间去了解,除了关心我们数学这一科,其他学科她也一一在意,发现哪一位同学某科成绩有所下降,她都会当面和他交谈。
    我至今清晰地记得,我初二期中考试不是很理想,她把我叫到办公室,给我分析情况,问我最近怎么不在状态,而最令我吃惊的是,她没有看成绩表,却准确地说出了我各科的成绩,并耐心地开导我。在那一刻,我在心中就想:是得有多关心你,才会对你如此了解,说蒋老师像我们的第二个妈妈一点也不过分。
     当我们即将实验考,体育考,乃至于中考前,她几乎每天早上在早读课时都会来班级,看是否每个同学都平安到达学校。由于班主任每天早读课几乎都在窗外看我们,我们因而有了那句“总有一个人让你对视一眼就低下头,比如窗外看着你的班主任。”
    而当所有考试都结束的时候,她也才吐露心声“我每天真的都好担心你们啊,害怕你们受伤,不过万幸,大家最后都平平安安地去参加中考了。”……而所有的这些,我们都清楚的铭记,再见,我们的“蒋皇”,再见,我们的“蒋委员长”。
    再见,我们的语文老师。
   三年如白驹过隙,时光荏苒,可是有时候一闭上眼,仿佛所有的一切都还停留在初一。我还能清晰地记得我们的第一堂语文课,语文老师没有开始课程,而是给我们介绍“什么是语文”,给我们讲字谜,对联,标点符号的妙用等,那一堂课让我感受到了语文的有趣,对语文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而我也记得,第一堂语文课孔老师教给我们的道理。由于彼此都比较陌生,举手发言的人很少,孔老师说:“一堂课就像一幕剧,如果你不积极就会成为配角,我们每个人都应该争做主角。”
    我也记得中考冲刺时,讲语文答题技巧时他说:“学习就像去开门,你学会了技巧,就像拿到钥匙,毫不费力就打开了门。但如果你没有拿到这把钥匙,踹、砸,尽管用尽全身的力气,你还是打不开这扇门。”后来看过曹文轩先生的《我的老师》,里面提到一个学校的语文老师对学生的影响是极大的,他们是学生灵魂的构建者,我想其理由是语文老师除了教学科知识,还会潜移默化地教学生做人道理。
    不得不承认,语文有时候是有点无聊的。那些“表达了什么样的感情”“划线句子有什么表达效果”之类的,犹如催眠咒一般让人垂垂欲睡,而孔老师有他独特的技巧让我们提神醒脑。博学多识的他除了课上的好,还是一个“讲故事大王”,每当大家积极性不是很高时,他就会给我们讲与该节课内容有关的故事,他绘声绘色地讲述,语气抑扬顿挫得刚刚好,再加上讲的故事有趣,很多还是我们闻所未闻的,大家一下子提起神来听故事,尔后继续上课注意力也更集中了。
    我一直很庆幸,我念的初中是海顿,我的语文老师是孔庆来老师。因为这些有趣的故事,我们的初中语文课一点也不单调枯燥,而那些故事往往与某个知识点有关,单纯地讲记忆不是很深刻,但背后有了一个故事,令我们印象更加深刻。再见,我们的“故事大王”,再见,我们的“孔大大”。
     再见,我们的Miss Li。
     Miss Li有三宝,颜值高,妙神掌,职业素养好。
     初见李老师就让人感觉很亲切,尽管已到中年,但眉眼间仍能透出年轻时的漂亮。李老师有时候穿着好看的长裙,背过身去在黑板上书写,望着她的背影,心中不禁感叹,年轻时是得漂亮成什么样子啊。
      一到冬天,李老师的“妙神掌”就上线了,早读报听写谁不认真,上课谁捣乱,李老师就会走到他的背后,把她的妙掌伸进他的后领口,妙效立马显现,对方会说“我错了我错了,我再不会这样了”。
     李老师的敬业是大家有目共睹的,李老师可能是除了班主任在教室里待得最长时间的老师。每天早读课早早地来班级看着大家早读,报听写,上课几乎都是提前到班级,而到了下课也迟迟才离开,总是希望能再多讲一个知识点,因此李老师带的七年级学弟学妹给她起了一个形象的外号“拖堂李天王”。
      每天的听写、默写谁不过关,老师都要一个个重新抽问,有时候直接到班级里来,盯着不过关的同学一一背诵,有时候到教师下班了,她还在听同学背单词、背课文。再见,我们的Miss Li,再见,我们的“拖堂李天王”。
    再见,我们的物理老师。
    物理老师总是夸我们,“你们很厉害诶,水平高”但会加上一句“水平高也不能不写作业啊,哪里是你们学不好,是你们不愿意去学,只要你们愿意去学,努力去学,就一定能学好。”为了让我们学好物理,叶老师也是操碎心,让我们成立小组合作学习,几乎也是三天两头往教室跑,看看同学们有没有什么问题。同时,叶老师和Miss Li组成了“占神联盟”,而叶老师就是盟长,抓住一切能给我们上课的机会。我们一开始都是不理解的,可临近中考,当老师再拖堂时,觉得自然而然,很多东西只有到失去或即将失去才会珍惜。我们也渐渐明白了老师的苦心,正如叶老师所说“哪个老师不愿意在办公室吹空调,休息一下,做自己喜欢做的事,多拖会儿堂,还不是为了让你们学得更多些,希望你们中考考好些。”再见,我们的“占神联盟盟长”,再见,我们的“粗糙”。
   再见,我们的化学武学良老师。
   我一直认为武老师是一个伪装成化学老师的思想品德老师,因为我们的化学课经常穿插着一些“心灵鸡汤”,老师最近看到的新闻、故事。听写化学方程式是化学课的“常客”,而在听写前,老师会先讲一个“鸡汤”给大家洗一下脑,虽说是“鸡汤”,而且大部分是“毒鸡汤”,但却有不少真的让我铭记,并影响了我。
    “就算你们之中有人凭指标到校去了一中、六中、八中,但你们学不好去干吗?陪人家考大学吗?”
    “希望在座的各位都能知道你想要的是什么。”
    “这个世界正在惩罚不读书的人。”
    “你的努力有多少,你走得就会有多远,你看到的世界就会有多大。”
     “……”
    独特的性格和一碗接着一碗的“毒鸡汤”让武老师收获了很多迷弟迷妹,尽管已经毕业,可仍然有同学在空间里发说说“希望下一届的学弟学妹们能善待武学良老师。”再见,我们的“老武”,再见,我们的“学哥”。
    再见,我们的历史陶老师。
    初一第一节历史课,陶老师还是长发,穿着一身白裙,让我感叹:这是仙女下凡啊!而她侃侃而谈的历史,娓娓道来的故事更是让我佩服,我们从古至今,一起简单地探索了上下五千年历史,一起度过了有趣的三年。
    她会亲切地称我们为“孩儿们”;会在考试后买礼物奖励我们,有时候是糖果,有时候是本子;会适当地幽默一下,活跃课堂气氛。
    而给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处理初三资料时,课代表不知怎的将资料弄丢了部分,询问全班也没有结果。最后陶老师费了些劲才解决了问题,而她说的那番话最让我印象深刻“我希望那些资料是真的丢了,不是你们当中谁私藏了, 有些东西不是最重要的,我希望的是你们做一个诚实的人。希望你们对自己诚实,对他人诚实。”
    再见,我们的“仙女”,再见,我们的“孩儿她妈”。
    再见,我们的政治段老师。段老师是我们初一、初二的政治老师,颜值与智商并存的他上课条分缕晰,适当的小幽默加上轻松愉悦的课堂,让我们在愉悦的氛围下学会掌握学科知识。
    他会从辩证的角度给我们讲当今的局势,会给我们讲欧美国家的社会制度,讲他们的高福利高税收,也会给我们讲新中国成立及建设的不易,“要给我们的祖国一些时间”是他经常告诉我们的话。上他的政治课,我们除了学到学科知识,更多的是树立爱国情感。再见,我们的“大长腿男神”,再见,我们的段老师。
    再见,我们的王老师。王明云老师是我们初三的政治老师,初三很多知识都是很单调的,但他每次都能用抑扬顿挫的语气,极其丰富的脸部表情来仔细讲解重要知识点,在逗得我们哈哈大笑同时,也让我们掌握了知识点。我们都戏称“王老师没去当喜剧演员,简直就是表演界的损失。”
    王老师另外一个特点就是善于带领学生们探寻题目的规律和自身的问题。到了中考前期,王老师把历年的中考题中相同题号的题放在一起,让我们做,再对答案,除了告诉我们他自己发现总结的规律,更多的是让我们自己探寻规律,发现自己的问题。他教会我们的评新闻和思维导图让我们受益匪浅,相信这些方法除了能给我们的初中学习带来帮助,对我们以后的学习都有帮助。再见,我们的“政治老师中的奥斯卡”,再见,我们的“高阶思维”。
     再见,我们的地理老师。初一教我们的地理老师是一位负责温柔而又美丽的慈祥奶奶。对人有礼貌是大家有目共睹的,她总是极其尊重每一个人,无论是路上向她打招呼,她会微笑认真看着你的眼睛说:“你好”,还是上课前同学们向她说过“老师好”后,她会极其庄重地朝大家鞠躬。
     除了上课认真,她对我们的作业真的是一丝不苟。每次交上去的作业,她都会仔细批阅,并适当给我们写评语,我还记得我那会儿因为得到了“你太厉害了”这个评语高兴了好久。作业发下来订正后,她会再次批阅前一次作业的订正。有时候,我很久以前的作业二次订正,她都会仔细看前面的订正情况并批阅。初中结束,我卖掉了很多作业资料,但我初一的地理基础训练却一直珍藏着。
    在她的眼里,我们都是“小小地理学家”,我们有什么精彩的发言,或是作业写得好,她都会一一提出表扬,而她自己也笑得那么开心,从心里为我们这些“小小地理学家”高兴。
   我一直毫不隐瞒地说:“地理老师是我女神啊!”多希望能有一台时光机回到地理老师年轻的时候,去目睹当年她的芳容。当她不再教我们的时候,我有时路过她现在教的班级冲她招手,她也如当初那般回我以灿烂温柔的笑。或许,她不记得我是哪个学生了,但是,初中生活中能有这样一位老师,是我毕生的幸运。再见,我们的“女神”。
    再见,我们的地理老师房校。到了初二,听说地理老师要换成房校,内心还是有点担忧的,校长啊,说不定很严厉,很吓人。可几堂课下来,我就改变了原来的印象。房校不仅不严厉,还很“接地气”。接触久了,发现房校身上自带“亲近光芒”,上课也是亲切幽默。当我们出去参加比赛时,陪同我们去的房校没有开车,而是骑着他的电动车在比赛场地门口等我们,比赛结束后,他说:“你们回去吧,路上小心,注意安全。”“老师,那你呢?”“回家买菜做饭啊。”在校园里碰到了房校跟他打招呼,他也会亲切地跟你聊两句,“你最近又长胖了啊,是不是又吃什么好吃的了?”“要考试了吧,最近成绩怎么样?”“……”越是了解,越是发现他的平易近人,有时候甚至忘记了他是校长这件事,在心里就感觉他亲切得像隔壁家的二叔。
    学校的车棚里的自行车,有时候是摆得很乱的,后来就经常能看到房校每天早上把每一辆自行车一一摆好的身影。而那片整齐的自行车也成了校园里一道靓丽的风景线。再见,我们的房校。
    再见,我们的生物老师。生物老师绝对是所有老师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老师。“你个东西。”“回你的老家去。”“好人是会有报应滴。”“不是不报,时候未到。”“……”他的金句我至今记忆犹新。搞笑幽默的上课方式,独特原创的教学方法,加上生物老师上课时而喜笑颜开,时而认真严肃,他的课堂永远是充满欢笑的。无论一天的作业课程有多么劳累,一到生物课,大家就……
    可是一到实验考前,就不是这样了他开始变得对我们要求特别严格,而所有的一切也都是为了实验考试成功通过。再见,我们的“老顽童”。
     再见,我们的体育老师张老师。
     张老师是陪着我们准备到参加体育中考的体育老师。那些大汗淋漓、只敢回忆不想重温的时光,他为了我们体育考分数都能得到自己满意的分数,操了很多心。严厉地对待不想练习偷懒的同学,从考试技巧到实际的手势动作,他都一一把控。我们班当时是有几个跳绳姿势不太对的,张老师就把我们叫到一起,一一指导,握绳方法,拿绳高度,摇绳姿势通通严格要求。其他项目都是如此,“我现在对你们严厉一些,你们体育考试时才会有更大的把握。”
    那些严格都是为了体育考,而当体育考结束,每周唯一一节的体育课就成了我们最期待的课程。没有了体育考的压力,在体育课上可以打球,跑步,或是在篮球场旁的小亭子里坐着聊天,那些日子很短,却很美好。张老师也没有了之前的严厉,他跟我们一起打篮球,给我们当裁判。
    张老师是一个常常令人感到很意外的老师,他是目前我见过唯一一个会把因为有事让给其他学科老师上的课要回来的体育老师;他是一个会为了不耽误给我们上课,请假不去开会,来给我们上课的体育老师;他是一个篮球打得好但同时字也写得非常好看的体育老师……再见,我们的体育老师。
    再见,我们的刘校。刘校曾在我们班主任请假时教过我们一段时间数学。
    听刘校上课是一种享受。
    他能让你在轻松愉悦的课堂上学到数学知识,还会让你不禁感叹:刘校怎么能可爱成这个样子呢?
    记得我们接触的第一节课,他讲一元二次方程的定义,没有照本宣科地读定义,而是像语文老师一样从字面意思来一一解释,最后再用自己的话连起来。讲习题,他没有一题一题讲解,而是把这个知识点会出题的题型一一列出来,把各个题型的解题方法、思路教会我们。
    而在后来的中考前的几场讲座里,他给我们讲课,其中提到了一些他学生时代的故事。听完,我就望着刘校讲课的样子在想:少年后来都经历了些什么,才会有如今的淡定与从容。再见,我们的刘校。
     再见,我们的周主任。虽然和周主任接触不多,但就是从那些相处的小事中体会到了周主任的人格魅力,而也就是因为周主任,我选择了海顿,才会遇到这些有趣的老师和可爱的同学们。小学快毕业时,到附近的几所学校都参加了入学考试,有看完我的成绩报告册直接说“你来我们学校吧,你一定能上我们学校的火箭班。”也有直接扣下我的报告册和奖状的,当时也很迷惘不知道该选择哪一个。直到到海顿来参加入学考试,当时由于路上堵车,迟到了近十分钟。进入考场后,周主任把试卷发给了我,“不要紧张啊,好好考。”到结束时间时,我还有部分题目没写完,已经开始收卷时,我抬头刚好与周主任视线相对,他投给我一个微笑,“你先继续写吧,慢慢写,不要着急。”就在那一刻,我就已经在心中决定:我要上海顿。
    而后来进入海顿后,有时候出去参加比赛,有时候在校园里和周主任碰到,或是有什么事情要去教导处,周主任都是很亲切地对待我,有时候也会聊聊家常什么的。一直从心里觉得这是一个很亲切的老师。再见,我们的周主任。
    还有,再见,我亲爱的同学们。
    再见,我们的“小蕊蕊”;再见,我们的“四大才子”;再见,我们的“胖瘦仙童”;再见,我们的“老肥”;再见,我们的“家蛋”;再见,我们的“蛋筒”;再见,我们的“小黑球球”;再见,我们的“越总”;再见,我们的“万总”;再见,我们的“周总”;再见,我们的“二木”;再见,我们的“小佳佳”;再见,我们的“小怡”;再见,我们的“阿才”;再见,我们的“sb”;再见,我们的“二丫”;再见,我们的“拢波”;再见,我们的“圈圈”;再见,我们的“活猪”;再见,我们的“小毛伢”;再见,我们的“大长腿”;再见,我们的“黄妈”;再见,我们的“苗哥”;再见,我们的“小宇”;再见,我们的“小陶子”;再见,我们的“栋栋拐”;还有,再见,初中的“貔貅”。
                                                           再见•事
   “我们承受着这个年纪不应该有的 天真无邪。”
    初一,我们开始流行扳手腕。每天趁着下课,几个人围在一起看两个人扳手腕,猜谁会赢。被班主任发现后,这个游戏也就被扼杀。
    初二,我们开始流行“五子棋”。用方格纸代替棋盘,两支笔,一块橡皮,就是一个快乐的课间。
    初三,我们又流行上了“纸飞机”,班主任问我们为什么越活越回去了,再加上有几个同学扔纸飞机时不小心被发现,这个游戏也戛然而止。初三下学习,语文试卷一堆堆向我们袭来,我们只写试题卷,答题卷上的作文部分就被我们“废物利用”,用来下五子棋,真的是越活越回去了。
    初一的自习课可能是所有班长的噩梦。老师不在,教室里基本像沸腾了的锅,要让大家安静地写作业,各个班的班长都是各显神通。我采用的是最老套的方法——记名字。一开始我在黑板上“开辟”的是黑名单,后来进阶版加了红名单。然而这一切都是“吓唬”人。发现某个同学在大声说话,先一本正经把他的名字写到黑名单,然后再装作把他的名字记在本子上的样子。然而,实际情况是,我在纸上写了个张三、李四或者王二麻子,有时候甚至直接画个火柴人,我还要露出我很严肃我很认真的表情,虽然内心非常想笑,但必须得绷住。虽然我事先声明,记下来的名字要给班主任看的,但是我写的那些张三、李四、王二麻子怎么好意思给班主任看。自习课一结束,我就把纸撕下来扔进厕所“毁尸灭迹”。
    一开始学校楼梯间的灯是坏的,而我们到了初三,放学又晚,经常下楼时天已黑。起初,我们都是“组团下楼”。我又有点弱视,光线一暗,几乎就看不见,就跟后桌说好,一起下楼,后桌走前面,我就在后面拉住后桌的书包带,到一楼时后桌突然很正经:“姚结,你是不是把我当导盲犬来着?”“你要真这么想,我也没办法。”
    冬天一到,天黑得越来越晚,学校终于给我们把灯修好了。由于是声控灯,必须得发出些声响,有时候跺脚不起作用,就必须得喊一下,于是,楼道里经常着“嘿”“哈”“呀”“啊”之类的声音。
    有时候要一起走的同学有事,我就要一个人下楼,环顾四周发现没人后,就开始放心大胆地“召唤阿拉丁神灯”。咒语丰富多样,什么“巴啦啦能量,灯亮!”“古娜娜黑暗之神,灯亮!”“芝麻开灯!”“我代表月亮命令你,开灯!”“聆听我的召唤吧,阿拉丁神灯!”之类的奇怪召唤咒语。一开始,我是玩得不亦乐乎,但自从念咒语时被某个老师看到,并且被该老师用一种“这孩子是不是智商有问题”的眼神盯过后,我就有所收敛,改用跺脚代替念咒语。
    那些现在想想都还会捧腹大笑的时光,再见。
    我的海顿,可能真的要和你说再见了,但“夏天不会老去,它会掉到大地的皱纹里,然后转移。”我相信,我们会再见面的,而那时,希望您已桃李满园。
   再见,再见。
   今当远离,临文涕零,不知所言!